巴塞尔艺博会: 收藏家、投资客谁主沉浮?(组图)

6月16日,瑞士巴塞尔,著名建筑师赫尔佐格和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操刀的Messeplatz大楼外的人流依然穿梭如流。这是第44届巴塞尔艺术展(以下称Art Basel)的最后一天。

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这场为期6天的艺术博览会,吸引了304间来自世界各地的现当代艺术画廊参加,并展出了逾4000位艺术家的作品。

事实证明,尽管香港巴塞尔才过去两周,而各大拍卖行中的春拍也才集结落槌不久,私人收藏家和各家艺术机构早已为Art Basel预留了预算。

毕加索后期的作品在拍卖会上的表现一直不俗,而来自纽约的Dominique Lévy画廊此次则在Art Basel中展出了毕加索创作于1971年的作品“TêtedHommeà la Pipe”。这幅定价1500万美元的作品早在6月13日就被售出。

在巴黎和萨尔斯堡均开设了画廊的艺术品交易人Thaddaeus Ropac指出,“相较往年,今年前来的国际买家数目非常多,尤其是来自欧洲的重量级收藏家。他们的消费意欲非常强烈,我们在一周内成功交易了60多件艺术品,其中不乏被以7位数字高价买下的作品。”

强劲的销售数据源自艺术品交易人对市场的敏锐嗅觉。从这一点上来看,说Art Basel是国际现当代艺术市场的风向标一点也不为过。正如纽约的艺术品收藏顾问Allan Schwartzman所言,“每间画廊带来的作品,都是他们认为当下市场中最受推崇的藏品。”

在九曲回肠的展厅和展位中,人们不仅可以看到安迪·沃霍尔和毕加索这些已在市场上奉为大师的作品,还能看到正在博物馆或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参加展览的艺术家的作品。这些最近在市场中频频出现的名字,也正是画廊主们首推的艺术家。

根据资深艺术品市场研究者Judd Tully的观察,早在展会开始的前几日,HellyNahmad画廊就售出了6件高价作品,其中包括售价高达1200万美元的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创作于1961年的一件雕塑,和售价600万美元、卢西奥·丰塔纳(Lucio Fontana)创作于1968年的一幅画作。而旧金山的Anthony Meier画廊以逾500万美金的价格出售了Gerhard Richter的作品“KleineStrasse”,他们过去也曾尝试在其他艺术博览会上销售过这件作品,但没有成功。

除了展品与市场热点之间的关系,买家的态度也影响着销售业绩。来自纽约Cheim &Read画廊的Adam Sheffer则指出,“我们在今年的展会中发现,买家在选购艺术品的时候态度更为认真,他们不再是为了投资保值而购买艺术品。”

“我们更倾向于将作品卖给那些以收藏为目的,而不是仅仅为了投资而购买艺术品的买家。”香港白立方画廊的总监Graham Steele指出,“那些计划在入手艺术品后两三年内进行转手卖出的买家,很容易识别。我们通常不会把作品卖给他们。而对于那些愿意长期持有的严肃买家,尤其是美术馆,我们甚至愿意以更好的价格把作品转让给他们。”

由此可见,“严肃买家的增多”可能是使得今年Art Basel销售尤为强劲的主要原因之一。美籍华裔收藏家张明是Art Basel上的常客,他表明,“我在Art Basel上入手的作品,都不会送到拍卖会上进行交易,这些作品将作为收藏品被保留和展示。”作为Domus收藏机构的拥有者,他已经收藏了近千件当代艺术品,其中不少是来自Art Basel现场的交易。在他看来,过去那些频频出现在艺术博览会中以投资为目的私募基金代表,在今年的Art Basel中并不多见。

作为Art Hong Kong被正式更名为Art Basel Hong Kong,并被作为Art Basel全球三大艺术展会之亚洲分场进行展出的第一年,在巴塞尔展会期间,很多话题围绕着Art Basel Hong Kong给Art Basel带来的变化而展开。此前,很多业内人士预期,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确立,能够给亚洲,尤其是中国内地画廊与Art Basel搭一条便捷之桥。可事实并不全然如此。在这个对画廊甄选标准甚高,目前仍然以西方画廊为中心的艺术博览会上,亚洲画廊仍然扮演着边缘化的角色,今年前往参加展出的中国内地画廊仅为5家,分别为长征空间、维他命艺术空间、博而励画廊、香格纳画廊和北京公社。

参展费的“高标准”和参展画廊甄选的“高标准”被视为中国内地画廊难以立足其中的两大主要原因。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亚洲,尤其是中国买家的缺乏,才是使得国内画廊较少出现的真正原因。

来自纽约的Lehmann Maupin画廊今年3月在香港设立了分画廊,它们不仅参加了5月在香港举行的Art Basel Hong Kong,随后也参加了Art Basel,来自该画廊的Rachel Lehmann女士对记者表示,她在巴塞尔见到的中国买家并没有增多,尽管许多人预测香港展区与巴塞尔展区的合作,应该会为巴塞尔带来更多亚洲客户。而5位中国参展画廊之一、北京公社画廊负责人也对媒体表示,他们今年在巴塞尔上看到的中国人数量减少了。

事实上,有业内人士指出,这是因为中国藏家对现当代艺术品的收藏趣味,仍专注在本土艺术家身上。但同时,Rachel Lehmann也指出,“也许正是由于香港展区作为一个独立阵营出现,才使得那些明确以收藏亚洲现当代艺术的买家更倾向于前往香港采购,而不是巴塞尔。这才是将香港区域作为整个巴塞尔艺术展阵营中一员的意义。Lehmann Maupin画廊在香港和巴塞尔展会中的销售表现都很好,我们选取了相似的作品进行展出,尽管我们的客户来自世界上的不同区域。”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Author: dafabe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